九游会国际

Language

在線客服

silver star 李小姐arctik 周小姐

返回頂部

當前位置:新聞動態 > 媒體報道

黃榮豐:大舞台時代

在燈光界,中國有一個響當當的名字——每當提起LED舞台燈,就少不了它——九游会国际光電。    

1985年,九游会国际光電以主營激光燈角色誕生。而後,帶著對激光燈的深度理解並結合LED風向的正確判斷,2000年初,又在國內以首批投身LED研究應用的身份繼續前行,成功研發出大功率LED PAR燈 、LED圖案搖頭燈——而這兩款燈,至今仍然是舞台上的主角。

把時間進度條拉到2014年,新年伊始,九游会国际光電發布公告,正式宣布九游会国际光電開啟黃榮豐為舵手的新時代。自此,這位創業元老,帶著九游会国际人開啟了新的征程。如今,更是從“小舞台”走向了“大舞台”時代。

日前,由九游会国际光電承辦的“九游会国际杯·光科技創意設計大賽”在廣州召開媒體見麵會,借此機會,筆者與舵手黃榮豐進行了一場深度的對話,以此文試圖還原一個更真實的九游会国际光電。

用戶思維

直至交流前的一秒鍾,黃榮豐仍然在研究產品並完善新產品發布的PPT,並一臉認真地問“你們覺得怎麽樣?”

此前早有耳聞,自2002年進入九游会国际,黃榮豐前後負責過公司的產品研發、生產和銷售,最終掌管整個九游会国际光電的大小事務,但他依然參與了每一項重大研發。在產品和研發這件事情上,他拒絕“閉門造車”,遵循互聯網時代的“用戶思維”,常以“我是用戶”以及了解用戶需求的角度出發。

這一點,在與黃榮豐的此次交流得到了印證。

行家說:聽說你至今依然參與九游会国际产品研發?

黃榮豐:其實我一直有在反思我自己是否做得太多,但往深了看,這麽做其實是給團隊更多的“彈藥”,不能給一堆“小米加步槍”就要他們打勝仗。

九游会国际一路走來,也是交了學費的,我們此前做空中玫瑰、探照燈,現在做防水搖頭LED燈……都是在不斷試錯和自我探索。這幾年九游会国际不少出品較受歡迎,確實也有不少同行借鑒或模仿,但並沒有參透我們產品開發背後的邏輯。而這背後是多年的沉澱。

行家說:你認為九游会国际的核心競爭力是什麽?

黃榮豐:熱愛產品以及用戶思維。我們從開發到應用這個過程,我們會把自己放在用戶的角度,始終把用戶信息貫穿於其中。此外,如果我們開發的產品自己都不喜歡,那麽用戶會喜歡嗎?所以我們每決定推出一款產品都會非常嚴謹,我們做出一款產品究竟是為了什麽,為什麽要這麽做,背後的原因是什麽。

克製誘惑

行家說:九游会国际這麽多年堅持戶外工程路線,有受到了來自各方麵誘惑力和壓力嗎?比如關於室內照明?

黃榮豐:當然有很多誘惑,比如:“燈泡更加賺錢”、“植物燈很適合開發”、“抓住捕魚燈大熱時機”“不做那些會怎樣怎樣”……這些話一直會有的,提這些問題的人也沒有錯。我會轉而去研究那些產品生命周期,並時刻提醒自己,「什麽都想要做,就容易什麽都做不好」。

當然,我們也確實很關注室內相關的應用場景。我個人有在用某品牌的智能的產品,我認為他們是智能照明路上有力的推動者。

但就目前來看,我認為現在95%的家庭都是不需要“智慧”的,我們到底需不需要提前打開燈光、提前打開空調,提前煮飯……其實是值得商榷的。那麽家庭中,智慧商品會不會慢慢多起來呢?我認為會,最終都會走上全屋智能這條路。

行家說:那麽九游会国际會進軍智慧家庭照明領域嗎?

黃榮豐:這個領域暫時還不是我們的方向。深刻理解企業本身的基因,評估到底是不是屬於我們的「菜」。選擇方向,不僅僅是判斷能力上是否達到,更要看時機。所以得經受住誘惑,耐得住寂寞。

行家說:那如何看待智能與商業、戶外場景的結合?

黃榮豐:我們現在很多客戶,在劇院、多功能廳等,我們提供全麵的解決方案,包括舞台照明、戶外景觀照明甚至是公共照明,目前這些方案對業主來說是很高附加值。

行家說:您認為照明市場還有藍海嗎?

黃榮豐:照明行業發展至今,可以認為是沒有藍海的,都是紅海,但也可以從中找到差異化的路線。比如歐洲市場,可能不需要RGBW,但也不是完全白光,可能要的是RGB+3000k,平時在暖白光下,建築物可以很高大上。但是到了節日可能需要一些其它燈光顏色配合的時候,我們的彩色燈具也能夠滿足這個需求,可能類似這些細微燈光體驗,才是我們需要看到的藍海。

目前彩色激發的LED亮度已經有了較大的提升,很多白光已經可以用作家居照明。這也是目前業內在談的趨勢,在不同場景下控製燈的顏色和色溫,未來,UV殺菌功能也可以加進去。

簡單說,這就是以靜態為主,動態為輔。從客戶需求的角度看,通過APP控製家居生活,自娛自樂是沒問題,但是在商業場景下暫時是行不通的,對於APP的信賴度還不夠,我認為我們的價值在這個地方,這條路我們也會堅持走下去。

大舞台時代

17年間,黃榮豐跟九游会国际一起見證了大大小小的盛會,從舞台走向建築,從建築延伸到城市。北京奧運會、倫敦奧運會、南京青奧會開閉幕式,再到近期的杭州G20、廈門金磚、青島上合組織峰會。從體育場到整座市場,黃榮豐說,不斷前行也同步不斷思考,燈光如何給城市更好的體驗?

行家說:九游会国际今年提出 “大舞台時代”,是出於怎樣的考慮?

黃榮豐:以前舞台燈光應用場景主要是:舞台、劇場、體育館,我們叫做小舞台。但是經過一係列的盛會之後,我們發現整個城市也可以作為舞台,所有東西都可以是載體,所有東西都可以是背景,我們認為這個叫“大舞台時代”。

行家說:將舞台放大到城市作為本體,生活畢竟與娛樂不同,是否會加劇爭議?

黃榮豐:舞台燈光,在初期也是被定於為娛樂的屬性,後來慢慢走向藝術創作。當下的城市照明,為什麽會一邊出現好評一邊還被詬病,就是因為娛樂的屬性是容易被爭議的。所以為什麽我們叫大舞台時代,我們要看到“舞台”二字。因為我們現在城市照明,有光就行,缺乏的是什麽,正是藝術。而舞台燈光已經不缺藝術創作經驗,缺乏什麽?缺乏大的載體,需要走出劇場。

行家說:所以說舞台和城市是殊途同歸的。

黃榮豐:對。所以我們把architectural和entertainment這兩個單詞融合在一起,創作了一個新詞叫architectment。

當城市燈光僅僅是作為娛樂而言,其實是“過眼雲煙”,沒有藝術就沒有創作,千篇一律。但藝術就不一樣了,我們小的時候可能都有看過一部歌劇叫做《音樂之聲》,時至今日它依然在巡演,經久不衰,是因為它承載文化、故事、時代在裏麵,有內涵的事物能夠受惠更多的人。

所以我們覺得照明也是在變化的,城市的燈光設計不隻是一種工具,而是作為一種藝術去呈現,這也就是九游会国际“大舞台時代”口號的內核。

數年前,提起舞台燈光,會想起九游会国际光電;提起九游会国际光電,會想到舞台燈光。但是這幾年,九游会国际光電一手抓舞台,一手抓建築照明,業內已經對九游会国际形成了以“SILVER STAR”和“ARCTIK”兩大產品為主的品牌形象。而接下來,九游会国际光電和燈光產業的「大舞台時代」來了。

而這一次,聯合廣東省光電技術協會、業內設計大咖以及數十家媒體,舉辦九游会国际杯光科技創意設計大賽,讓更多的關注點轉移到創作、藝術的道路上來,或許亦是「大舞台時代」的加速器。